【香港故事】港鐵站長:香港怎么會變成這樣?

Watch the video

【香港故事】港鐵站長:香港怎么會變成這樣?

【解說】59歲的麥培東,是香港地鐵柴灣站站長,已經服務港鐵31年。平日主要工作是和乘客溝通、解決乘客問題。他很喜歡這份工作,樂此不疲。不過,近段時間麥培東卻開心不起來。這幾個月身邊發生的事,讓他一輩子都沒有想到。

隨著香港暴力示威行為越來越嚴重,港鐵成了激進示威者的發泄對象。8月31日,香港90多個港鐵站中,有32個車站遭到史無前例的破壞,港鐵職員被百般指責、辱罵。同事們在聊天群里分享事件,麥培東感同身受。他一想到暴力事件,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想開口又哽咽住,喝了兩口水勉強平復情緒。

【同期】港鐵柴灣站站長 麥培東

第一個感覺就是憤怒,(被破壞的)資產設施是屬于全社會的,它不僅僅是港鐵的資產,你(示威者)破壞了全香港人的設施,而即使你做了這些,你什么也不可能得到,只有仇恨。我們香港有地鐵到現在三代人,如果加上九鐵,一共好幾代人,好辛苦去建立一個國際品牌,而這個國際品牌不是我們自己講的,是全世界公認的,這個不僅是我們鐵路從業員的一種光榮,也是香港每一個市民的光榮,但是現在我們看到就是,我們親手打爛了它。

【解說】麥培東稱自己“誤打誤撞地入行”,入職前做過銀行、酒店及洋行。加入港鐵后,他越接觸越對鐵路這門“綜合科技”感興趣。麥培東稱這行最有趣的就是你想到的、想不到的都會發生,自己愈做也愈認同。此后他認識了同行業的太太,結婚生子,如今他已從滿頭黑發干到滿頭白發。麥培東已經把港鐵當成自己的家。

【解說】講起激進示威者對港鐵的破壞,麥培東氣憤難平,更讓他不忍心的是看到 9月4日晚上,示威者在港鐵寶琳站毆打站長的一幕。站長被黑衣人推撞倒地,遭受辱罵。麥培東說,其實當天寶琳站長是去探望被示威者打傷的太太。如今站長已經有心理陰影,不敢出現在公眾面前。

【同期】港鐵柴灣站站長 麥培東

我們知道的故事讓我們會更加不開心,之前因為他太太都是在港鐵工作,他太太之前在寶琳站因為保護一個被示威者沖擊的女乘客而受傷,我估計(站長)當時是去探望他太太。這些示威者是蓄意的,幾個人圍著你,一個人用手機拍,其實他們不是一種發泄,他們是有計劃要將整個羞辱你的過程擺上網公開,而將這個傷害再放大,從而達到威嚇的效果,這個會令到我們所有港鐵同事心里面很不舒服。

【解說】麥先生承認在同類事件發生過數次后,不可避免內心有了陰影,工作期間也“提心吊膽”,“因為你不知道什么時候沖突就會在你的面前發生,這些沖突不是因為誤會或摩擦而發生,是專門來找你麻煩”。麥培東在入職培訓時被清晰地告知,不買票入閘是嚴重違反《港鐵附例》的行為,但是如今這些法規似乎已經失效,犯法成了理所當然,執法者變成了被批斗的對象。他再次難以控制情緒,聲線不穩,大問“我們香港怎么會變成這樣?”

【同期】港鐵柴灣站站長 麥培東

我昨天聽到同事分享他自己的經驗,就是他遇到一些青年人逃票,而他阻止,而接著不是那些逃票的人沖擊他,而是旁邊的乘客集體指罵他,就是說他是“殺人犯的幫兇”,我們的同事跟我講他當時感覺很孤立,我做著一件十幾年來都一直在執行的職務,而且從過往經驗,這個是得到其他人的認同,為什么突然我做同一件事,所有人都要指責我?

【解說】粵語中有一句話“人多聲大最正確”,在麥先生看來用來形容現時香港最貼切。香港社會已經非常不理性,黑白顛倒,歪理成了真理,凡事立場先行、不問對錯。他形容一小撮示威者以法西斯式的滅聲手段破壞了整個社會的法治。

【同期】港鐵柴灣站站長 麥培東

這一種暴力破壞的行為第一違法,第二自私,第三愚蠢,第四對整個社會不負責任,其實這個根本就是一種恐怖手段,如果給我去形容,其實這是一種法西斯的滅聲手段,通過這種法西斯的滅聲手段,要將一些不同意他們意見、不認同他們行為的聲音滅掉。

【解說】麥培東表示自己是幸運的,暫時沒有受到示威者直接沖擊。現在他繼續照常上班,努力工作。他始終相信香港人普遍高素質,一部分人只是短暫間受氣氛影響深陷于“自己很正義”的非理性邏輯中。他希望在不久的將來,沉默的市民站出來,走錯路的市民醒過來,一起止暴制亂、恢復法治。

【同期】港鐵柴灣站站長 麥培東

以我自己的親身經歷,其實大部分的乘客沒有變過,他們只是沉默了,因為社會的氛圍讓他們沉默了,不敢輕易去表達自己的意見,所以如果我們堅持下去,社會氣氛盡快恢復正常,我想我們又可以感受到和乘客直接的接觸,從而帶來對工作的成就感,滿足感就會又回來了。

記者 鄭興 香港報道

責任編輯:王祎

中國新聞網

海南麻将规则怎么有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