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南亞旅游業如何渡過“疫”劫?

東南亞旅游業如何渡過“疫”劫?

新冠肺炎疫情給東南亞旅游業造成巨大沖擊,越南旅游管理部門預計,疫情將使越南旅游業蒙受約500億元人民幣的損失,泰國預計中國游客人數將減少500萬,損失約為2500 億泰銖。

東南亞各國都迫切希望旅游業盡快恢復,可是,曾被世衛組織稱贊為防疫典范的新加坡,“解封”之后感染人數快速增長,印尼等國也陷入苦戰,疫情反彈讓東南亞恢復旅游業的期望落空。

客流無法恢復,大批酒店瀕于破產,泰國酒店協會南方分會負責人庫龐沙肯說,當下的情況是“人人都盡力生存,但有些人不會那么幸運”。

為了維持生存,旅游業企業都盡力降低運營成本,近日泰國清邁北部的大象營地為壓縮開支,把100 多頭大象送回了家。然而,只靠節約開支根本不足以讓旅游業度過危機,東南亞旅游業的主要收入來自海外游客,其中又以中國、韓國等亞洲國家游客為主,疫情之下,很多地方十多天都看不到一個外國游客,旅游業的收入近乎斷絕,柬埔寨西哈努克的一名司機就抱怨“過去每天能賺100美元,現在只有10 美元”。

(緬甸《金鳳凰》中文報官方網站:www.637104.live)

旅游業想要求生,必須主動求變。一是吸引更多本國、本地區游客。疫情期間,跨國交通極大受限,人們又擔心安全得不到保障,出境旅游的意愿都大幅降低。

相較之下,很多人更愿意在國內旅游,東南亞旅游企業應下更大力氣開發國內市場,推出更多適合國內游客、行程較短、價格實惠的項目。

二是增加度假游比重,各國為防疫限制人員聚集,因而無法組團進行觀光游、購物游,而度假游可以避免聚集,還不會造成人員頻繁流動。

海外客源中斷的情況下,旅游企業即便全力轉型,也無法獨力渡過難關,東南亞各國還需對旅游業施以援手。很多國家都采取了減免租金的政策,可以幫助旅游企業減負,但無法解決資金流中斷的難題。

東南亞各國可采取外包服務或臨時解除企業經營范圍限制的方法。比如日本就允許出租車在疫情期間送外賣,以幫助他們克服乘客減少的難題,東南亞各國也可參考這樣的做法,盡力幫助旅游相關的企業和個體經營者拓寬收入來源。

本報特約評論員 付海

(本報道為緬甸《金鳳凰》中文報獨家編譯報道,未經本報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)

海南麻将规则怎么有番 除息日 华北制药股票分析 陕西十一选五每天几点开始 基金怎么玩才能赚钱 河南彩票十一选五 博彩公司 广东福彩好彩1开奖公告 内蒙快3五百期 香港九龙图库免费资料大全 浙江6十1开奖18055期